• 注册
  • 摄影

    那些辞职去做摄影师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

    Steve H. Xu

    2013年起多次作为专业向导与多名国家地理摄影师合作,足迹遍布北美30+州/省及30+国家公园。图片多次被杂志收录或作为网站封面,视觉中国和美国Getty Image签约摄影师。

     

    我是Steve,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峒扑妒?,野孩子领队,摄影师,目前定居美国费城。

    人人网还很火的时候(暴露年龄系列……)我就开始关注陈曦Stanley,并偶尔在网上有一些互动。但当时仅限于欣赏别人的作品,并没有涉足这一行。后来在芝加哥念书期间经常去密歇根拜访亲戚,渐渐和当时也住在那儿的他熟悉起来。

    2016年,我和父母一起去了趟夏威夷,当时我爸带了个小单反,我抢过来拍了一组照片。从那时起,我才开始对摄影认真起来,因为从陈曦那里学到了很多,起步比较快,少走了很多弯路。

    那年我入手了一台入门级相机,拍芝加哥的夜景,拍熙熙攘攘的人群,拍雨后街道上霓虹的倒影。

    我渐渐发现自己将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都投入到了摄影中,除了研究最基本的摄影技巧,还花了大量时间踩点,思考如何构图,如何通过后期呈现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我很快便升级了全套装备,并计划将摄影作为毕生的事业。我很喜欢旅行,也喜欢用镜头捕捉自然之美,风光摄影正是这两大爱好的完美结合。

    其实风光摄影在摄影圈中的地位并不高,收入与商业摄影师相比更是有天壤之别,而且作为一名风光摄影师,最大的投入并不是设备成本,而是出行成本。为了频繁出行,放弃稳定工作的机会成本也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

    我住在芝加哥的时候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为了能有足够的假期去踩点和拍摄,我甚至和老板达成了一项协议:每个月工作3周,剩下的一周不用出勤。但这样做的实际结果是,我的工作量几乎没有变化,收入却降低了超过1/4,出行期间还要兼顾与旅行摄影毫不相干的工作,最后我干脆一咬牙辞了职。

    其实在正式加入野孩子之前,我就以兼职领队的身份组织过一些活动,这个想法源自我很喜欢的摄影师Marc Adamus,他从18岁开始就担任徒步探险旅行团的领队,一干就是20多年,目前仍然是专业的户外探险领队兼摄影师。

    对我而言,摄影的优先级高于旅行,为了提高拍摄效率,摄影团的行程会比较固定。比如为了拍摄落日,我会事先查明准确的日落时间,并提前设计拍摄地点,为了在合适的时间到达既定坐标,我基本可以做到对整个行程的每一个环节都了然于心,每个路段如何配速,在哪里加油,休息多长时间等等。

     

     

    摄影团与野孩子的其他定制行程相比可能会降低一些灵活性和可玩性,但非常适合摄影发烧友。行程中的其他所有事务都不必担心,可以完全专注于摄影创作,我也会协助刚入门的朋友熟悉设备,设计构图和设置参数,让大家都能拍出满意的照片。

    这里附加一个小小的提示:拍摄银河或星云需要带上赤道仪,便于在长时间曝光时跟踪星轨。

    虽然在担任领队的行程中很难兼顾到我个人的摄影创作,但在带领小伙伴们旅行和拍摄的过程中,我积累了大量人文、地理方面的经验,发掘了很多独特的拍摄地点和角度,也更加清楚什么时间,什么季节能有更大几率拍摄出想要的效果。

    这几年,在北美各处旅行成了我生活的日常。

    2018年我去了大烟山萤火虫节,它被评为世界十大神秘自然现象之一。

    每年夏天,从5月底至6月初,成千上万的萤火虫聚集到大烟山,一起使出全身力量发光发热吸引异性,这种唯一能做到在同一时间共同发光的萤火虫叫做同步萤火虫(Synchronousfireflies),而大烟山也是美国唯一可以看到它们的地方。

    为了限制看萤火虫的游客人数,公园启动了抽签机制,所以到大烟山看萤火虫也是要凭运气的。我很早就听朋友提起,但一直不以为然,毕竟在美国这么久,夏天的傍晚经常能看到萤火虫,街边花坛里,公园里到处都是,有必要专程飞去大烟山看吗?后来想着那里毕竟光污染少,或许能拍到壮观的银河,于是就安排上了。

    当晚在大烟山国家公园的营地中露营,搭帐篷的时候便看到萤火虫在身边星星点点地亮了起来,都市的灯光隐去,这些小家伙变得格外醒目。

    晚上10点左右,夜幕完全降临,森林笼罩在一片黑暗中时。它们在草地里,树林间,在被苔藓覆盖的枯木上,在我的手边,在帐篷上,在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闪烁。

    它们一齐忽明忽灭,像圣诞树上的装饰灯,像壁炉里飞溅而出转瞬即逝的火苗,像大自然的精灵般照亮了寂静的山林。

    很难描述这种感受,当自然超越了你之前对它的全部想象,所有平铺直叙的表达都显得苍白无力。我对自己一贯坚持的理念更加笃定:摄影不光是为了记录,更是为了表达。

    比起展示真实的自然,表达出作为一个渺小的人类面对自然时的感受更为重要。

     

     

    我很喜欢拍星空,北美的夏季,气象条件好的情况下可以拍到银心,天蝎座清晰可见。而且10点至11点就可以拍摄,不需要苦苦坚守到后半夜。

    去年5月,我飞往洛杉矶,从洛杉矶出发自驾至旧金山,途经梦露湖和莫比斯拱门拍摄银河。

     

     

    照片里的梦露湖看起来很美,这里是各种鸟类的栖息地,推荐喜爱鸟类摄影的朋友前往。但湖的四周其实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地面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甲虫,看上去就像小号的蟑螂,拍照的时候一直能听到它们在地上稀稀疏疏爬动的声音。另一个问题就是蚊子巨多,分分钟被咬几十个大包,一定要记得带防蚊喷雾。

    莫比思拱门的背后就是美国内地最高峰惠特尼峰,夏季山顶仍然有积雪,那里完全没有光污染,并且离死亡谷很近。那里空气十分干燥,星空仿佛触手可及,能拍摄到非常清晰的银河。若在空气湿度较大的情况下,远景明亮反差低,景物轮廓的清晰度和色彩饱和度都比较差,空气透视感强,看到的景物好像蒙上一层薄纱,光线比较柔和,因此在海边拍银河看起来没有在沙漠中拍到的亮。

    另一趟加州之行是在8月中旬,当时北加州山火肆虐,很多地方都弥漫着雾霾,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甚至因此关闭了一段时间。但抵达梦露湖的时候天气晴朗,能见度也很好。

    而到了冬季,你要问我拍银河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那只有两个字:贼冷!

    去年冬天我独自前往离莫比斯拱门不远的狐尾松?;で男强?,那里一般从五月中旬到十一月底之间开放,最老的树龄高达5068岁。

     

     

    当时有个韩国老大爷领着一群韩国老大妈在拍照,老大爷有个补光灯,是那种老式手电筒改装的,上面蒙了一层冷光纸,光线很散,暗暗的,很柔和,照在枯树上特别好看。但是老大爷补光太慢,给的光有点多,所以每次我都趁补到一半的时候开始拍。

     

     

    凌晨一点多完成拍摄,我干脆直接睡在了车里,为了保证安全,空调肯定是不敢开的,结果缩在温标-30℃的睡袋里还是冻成狗。温标都是骗人的!

    之后我又驱车前往死亡谷的赛马场盐湖(Racetrack Playa)拍风帆石。

    历史上常有报道,赛马场盐湖里的大石头中有些不安分的家伙,偶尔拖着重达几十甚至几百公斤的身躯,在人们不易察觉的情况下悄然移动,在盐碱地上留下几百米的痕迹。

    为了揭开移动的石块之谜,几支美国的研究团队从2007年开始观察和实验,甚至在2013年年底为盐湖里的几块大石头安装了GPS跟踪器,监控它们的动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冬季覆盖在盐湖表面的薄冰层在太阳照射下融化断裂,并被风吹动,从而携带着一些石块移动起来。

    到达赛马场需要在一段崎岖颠簸的石子路上开将近2个小时,晚上我又直接睡在了车里,再一次冻成狗。

     

     

    既然说到了冬季,就不能不提阿拉斯加。

    去年冬天我带团去了几次,2月底有一场极光大爆发,大家都过足了瘾。之后,我独自去冰川徒步踩点。

    独自前往冰川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尤其在冬季,厚厚的积雪可能将冰缝覆盖,一脚踏进去或许就是深渊,因此必须跟随专业的向导,穿着专门的雪地靴。

     

     

    这次最令我满意的一组照片并不是极光,而是冰洞,这些千年寒冰在光影变化下呈现出如梦似幻的色彩,着实让人着迷。

    我看到了特别纯净的黑冰,看上去就像一块墨玉,表面光滑干燥,手放上去很久也无法使其融化。有些黑冰的内部由于掺杂了其他物质而透着莹莹的绿光。

     

     

    在安克雷奇,小型地震十分频繁,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徒步时经常能听到冰川爆裂的声音,冰川的形态随着地震和气温不断变化,每一张照片都是独一无二的。

    去年冬天我还去了加拿大,原计划是去拍亚伯拉罕湖(AbrahamLake)的气泡冰,湖中水藻产生的气体凝结在冰块中,形成了这一独特的景观。比起贝加尔湖,这里的气泡直径较大,平均碗口大小,夸张一点的能达到方向盘那么大,用作照片的前景很有特色。

     

     

    去亚伯拉罕湖最合适的时间是12月中旬至1月下旬,在这段时期内湖面结冰,但又没有被积雪覆盖,另外班夫国家公园的冬季也能拍到很特殊的风景,而且由于是淡季,酒店的价格十分美好。

    当然有些时候为了抓拍到独特的天文奇观,必须在固定时间到达选定的地点,我会详细安排好所有计划,比如2017年跨越北美全境的日食。

    我选定的拍摄点是位于大提顿国家公园内的Mormon Barn谷仓,平时这里就是颇受欢迎的摄影点,当时还偶遇了远夏。

    对我来说,摄影带来的最强烈的满足感来自于表达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和别人的评价无关。我个人很喜欢这张日全食贝利珠的照片,但它在500px上的关注度并不高。

     

     

    顺便给大家提个醒,怀俄明的警察叔叔真的非常勤奋。在这趟日食之旅前,我在北美全境没有任何交通违章记录,结果3天之内连吃两张罚单,一次是公路超车时超速,另一次是大提顿公园内超速,导致上面这张照片的拍摄成本直接飙升了接近400美元,请大家务必遵守交规。

    今年7月2日在智利和阿根廷的部分地区可以看到日全食,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

    世界很美好,每个人打开它的方式都不一样。很多摄影师都偏爱优胜美地的酋长岩,但我更喜欢半圆顶。

     

     

    美国西部很多国家公园里设置的景点(view point)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著名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在这里拍过照片,1927年他站在半圆顶上,第一次发现在那样的高度拍摄的风光作品是如此与众不同,用他的原话形容,“就像一首冷峻又炽热的真实的诗”。他从此成为环保主义者,作品的主题是呈现未沾人迹的自然风光。

    摄影师和猎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为了得到预期效果,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完成前期工作,购置和调校设备,了解气象情况,勘察地形地貌,甚至熟悉拍摄对象的生活习性,很多国家地理的摄影师本身也是动植物专家。

    说到当今收入最高的摄影师安妮莱布维茨——曾经的名利场首席摄影师。她并不是非常擅长布光,但总能使目标人物在被拍摄时放松心态,并善于利用对方所熟悉的场景,拍下他们最真实的一面。历届奥斯卡上斩获最佳纪录片的作品,其摄影师往往会在拍摄地住上很久,使拍摄对象对镜头的存在习以为常。

    而在壮丽风光,奇趣动物,人文历史之外,斯蒂芬·肖尔用他对平凡和世俗的痴迷,将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历史,从另一个角度呈现给了我们。在那个胶片仍十分昂贵的年代,没有几个专业的摄影师会将自己的审美和摄影技巧浪费在一个好看的加油站或公园长椅上,但他偏偏这样做了。

    摄影装备和技巧只是术,而审美的培养,地理、文化、历史等各个方面素养的提升是道。亚当斯是探索先驱,安妮莱布维茨是心理大师,斯蒂芬是生活的观察家。

    卓越的摄影师,一定不只是摄影师。

    2018年的火人节,我用镜头记录下了很多场景,很多片段,保留了大量的素材,但还没说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故事。

     

     

    火人节是一个很特殊的东西,是现代社会的缩影,其中所有令人讳莫如深的元素在现实中都存在,只是由于身份地位和阶级门槛限制了接触它们的机会。

    它是一个微观宇宙,让我看到了人类社会的全部形态。

     

     

    最近我买了辆Van,准备把半个家装进去,似乎离梦想又近了些。

    梦想是什么?

    摄影,旅行,寻觅好故事,并好好讲述它们,大概就是这样。

     

     

    1
    504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北京快乐8数字怎么玩_北京快乐8数字怎么买 武汉军运会| 流浪者| 刺客信条| 世界足球先生| 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卧虎藏龙| nga| 许昕一日夺两冠| 搁浅| 网曝那英准备离婚|